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快眼看书 -> 其他类型 -> 首辅娇妻是NPC云念顾辞

正文 第402章 老父救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自己辛辛苦苦的栽培的儿子,被别人如此嫌弃,梁将军的心里自然不好受,但聂泽乾到底是皇子,他们又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殿下息怒,老臣以为现在不是怪罪谁的时候,如今昌儿已经落入顾辞那小子的手里,他身旁还有沈嘉禾在,将昌儿留在他们手里怕是会对殿下不利啊。”

    梁家军扑通一下跪在了聂泽乾的面前。

    如果是为了儿子,他宁可舍下这张老脸。

    “救他?要不是他刚愎自用,擅自行动,本殿的暗卫自然会护他周全,如今出了这事,本殿也不好再插手。梁将军,去救人可以,但要是出了别的事情,本殿可一概不管。”

    这话的意思就是,他聂泽乾不会为了一个坏事的人,出力出钱。

    梁将军听后底下了头,整个人垂头丧气的,一旁梁诗洛想要插嘴,却发现自己想说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因为眼前这个人令她太陌生了,或许这才是聂泽乾真正的面孔。

    “老臣…遵旨!”

    梁将军冲着聂泽乾拱了拱手,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自己的儿子,他自己会去救!

    “爹爹!”

    梁诗洛见状,有些担心的走上前,扶住了梁父的一侧。

    梁父捏了捏她的手,摇了摇头,泪眼婆娑地看向了聂泽乾,“殿下,老臣只求一件事。这孩子是老臣唯一的嫡出血脉,还望您能够照顾好她。”

    此话一出,梁诗洛心中大惊,梁父说的这话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更像是临终托孤。

    聂泽乾笑着走到了梁父身旁,怕了拍他的肩膀:“梁将军为本殿如此奉献,这梁小姐本殿自然会照顾好的,只不过若是外面走漏了什么风声,这梁家本殿可不知能否保住了。”

    听着聂泽乾的威胁,梁父虽心有不甘,但还是咬了咬牙应了下来。

    “洛儿,你一定要照顾好你母亲和这个家里。为父很快便回来。”

    梁父说着,抬手揉了揉梁诗洛的秀发,就像梁诗洛小时候他带兵出去打仗一般。

    梁诗洛点了点头,哽咽道:“爹,女儿在家等您安全归来。”

    二人道过别之后,梁父点了一百私兵,连夜出了京城。

    梁诗洛看着梁父沧桑的背影,眼神阴毒的看着一旁的聂泽乾。

    “三殿下这般过河拆桥未免过于狠毒,我父王为您做事十余载,却不成想落得这个下场。”

    即使梁父没有明说,但梁诗洛心里也清楚,这番恐怕是凶多吉少。

    “要不是梁将军的话,梁小姐认为本殿可瞧得上你?蠢钝如猪的东西,不知多少次坏了本殿的好事!”

    要不是梁诗洛的话,顾辞和云念本应该成为他的左膀右臂,这件事足够聂泽乾记一辈子。

    梁诗洛听到聂泽乾的话,满脸的不可思议,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却因没有站稳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你说什么?所以小时候的情谊都是你装出来的?你并不喜欢我?护着我也只是因为我爹?”

    瞬间,梁诗洛脑海里一切仿佛都串了起来。

    怪不得,自从梁家落魄后,聂泽乾对她的关心少了许多,怪不得爹爹常说要离皇家的人远一些。

    “都怪我!都是我的错…爹爹他提醒过我的!”

    梁诗洛心中最后一丝的防线崩溃,豆大的泪珠顺着下颌掉在了地上。

    聂泽乾见状嫌弃的啧了一声,“你们几个,看好梁家,若是有什么动静立马和我汇报。”

    吩咐完下人后,聂泽乾毫不犹豫的离开了梁家。

    此时此刻,梁诗洛毫不怀疑,若是她爹爹和弟弟没有回来的话,聂泽乾会将梁家上下的人全部杀人灭口。

    ……

    另一边,山崖处。

    沈嘉禾将梁吉昌绑在了马上,随后一个翻身直接骑在了上面。

    梁吉昌直接闭上了眼睛,他知道此番自己坏事,纵使能活着回去,三殿下也不会放过他。

    “你说说,为了聂泽乾真的值得吗?再说,要是真的出事,你们为了他做了这么多,绝对是第一个被推出来挡刀的。”

    王啸骑着马,和沈嘉禾并肩,一脸的风轻云淡。

    此番话落在梁吉昌的心里,泛起了波澜,不过纵使这样,他依旧闭着眼睛什么都不肯说。

    就这样,众人走了一路,一个骑马的小兵突然上前,递给了沈嘉禾一张纸条。

    沈嘉禾将纸条摊开,里面的内容却让他皱了眉,“众人警戒!”

    此刻王啸和百里楠对视了一眼,也明白过来应该是发生了什么。

    “咻!”

    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后,一只铁箭从树丛中射出,径直冲着马车而去。

    沈嘉禾见状眼神一凝,挥剑上扬,直接将铁箭一分为二,朝着树林吼了一嗓子,“梁将军,既然来了何不见一面?”

    原来就在刚刚,沈嘉禾派出去的侦察兵发现有百余人进入了森林,朝着他们的方向赶了过来。

    沈嘉禾都不用多想就知道,现在能来的只有梁家的人。

    果不其然,沈嘉禾话音刚落,树林中一个身穿黑色盔甲的人影渐渐浮现。

    当他眼神触及马背上被绑着的梁吉昌的时候,眼里划过一抹痛色,“沈嘉禾,我劝你尽快放了我儿子,不然我要你们全都死在这里。”

    双方人数差距很大,再加上自己带了那“东西”。

    所以梁父有很大的自信心,能够将沈嘉禾等人打的溃不成军。

    “既然如此,本公子倒要看看梁将军的手段了。”

    沈嘉禾从马腹旁抽出一柄长剑,直指眼前的人。

    “众将士听令,摆阵!”

    即使他带的人不多,但这朱雀阵却是本朝上古就流传下来的,一旦形成足以以一敌十。

    很快,两军缠斗在了一起。

    可不过多久梁父便发现,即使己方的人数比对面多了几倍不止,却依旧破不了眼前的阵型。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梁父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脖颈消失在盔甲之中。

    “用黑火药!”

    梁父咬了咬牙,现在的情况不容他们再拖下去了,要是等到沈嘉禾的救兵赶来,一切就都完了。

    “放肆!梁将军,你难道想要诛九族吗?”

    此刻一个身影从树丛中猛地窜了出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