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快眼看书 -> 其他类型 -> 夫君,请自重云雀儿黎舒画

正文 第739章 皇位之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贵妃的意思,很简单,她就是要将皇后的儿子给比下去。

    “贵妃娘娘,”云雀儿低垂眉眼,后退几步,拉开距离,不愿意跟她统一战线,“皇上他,身体欠缺,经不起折腾了。”

    太子、二皇子大婚,本就是有一定的冲喜意思。

    大梁皇帝定然是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在如此喜庆的日子里,仅剩的两个成年儿子还要相互争斗。

    “你可别忘了,你还有一个小儿子,他,才不过十岁。”

    云雀儿这是在提醒贵妃,做事不能够太绝对,以免引火上\/身。

    有了云雀儿的提醒,贵妃也知道了收敛,关键时期,还是不要太过于招惹皇后,以免狗急跳墙,悔不当初。

    接下来的事情很顺利,皇后与贵妃也没有再起争执,但这点小事还是引起了老皇帝注意,并且将云雀儿给叫到了跟前。

    老皇帝之前送嘉兰、嘉玲公主出嫁后,就一直深居简出,朝政也在一点一点的交由给太子打理,但这不代表他对朝政的事一无所知。

    “仙灵公主,”老皇帝坐在正主位置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阶下的云雀儿,浑浊的眼睛里有着不易察觉的精光。

    他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没有多少日子了,现在的身体,也只是依靠药石撑着。

    “皇上。”云雀儿低垂视线,没有直视那高高在上的皇帝,“不知召微臣来,有何吩咐。”

    “哈哈,”老皇帝听着云雀儿这般乖巧懂事的声调,不由哈哈笑出声,但很快就收了笑容。

    “你父亲离开官场也有半年的时间了,朕如今身体大有不便,太子身边需要个能臣辅佐,思来想去,朕还是觉得你父亲是最好的人选。”

    垂首而立的云雀儿听了,心中冷笑,但面上不显,说话也是恭顺得让人挑不出丝毫错误来。

    “家父若是知晓圣上时刻惦记,定然也是满心应承,只是,”云雀儿略微抬头,对上了那居高临下的视线,脸露为难。

    “前些日子家父传信来,冬日里一场大雪,让贪雪的家父摔了一跤,至今还躺在床上。”

    云雀儿仔细观察着老皇帝的神色,见他神色沉凝几分,进而用轻快的语调说道:

    “若皇上执意启用家父,微臣可代为执笔给家父写信,相信家父看了后,哪怕是腿不能动弹,也会奉旨入京的。”

    “……”

    老皇帝沉默了。

    啊,腿摔断了,躺床上到现在……

    啊,哪怕是腿不能动弹,也会奉旨入京……

    啊,知晓圣上时刻惦念,定然满心应承……

    老皇帝心揪成一团,神色阴郁了几分,但他是个体恤老臣的好皇帝。

    “老苏恁的跟老顽童一样,贪雪也不至于这般不小心啊,”老皇帝心里不爽,谁知道这事是真是假,怕多半是云雀儿的推辞。

    “朕这就派人前去好好给老苏看看,这么久了,还没恢复好,你这个做女儿的,也不知道提前跟朕说说。”

    老皇帝不好再提让人入京的事情,但借由此事训斥云雀儿的

    不作为,责备她作为女儿的失职,拐着弯儿的骂云雀儿的不孝顺呢。

    云雀儿眼观鼻鼻观心,表面功夫足,“如此先替家父谢主隆恩。”

    君臣不一心,老皇帝心想,明明一开始,他也是善待云雀儿的,更是对苏老投以权力,从什么时候开始,事情发展成了这个样子了呢。

    “皇上,”云雀儿不给老皇帝沉思的机会,出来这么久了,她也该离去了,“微臣最近身体有些疲惫、渴睡,还请准许微臣先行离去……”

    “云爱卿,若朕不在,太子与二皇子,你与黎舒画选择谁?”

    老皇帝直接打断云雀儿后面的话,目光如炬的盯着云雀儿,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答案来。

    在老皇帝眼里,云雀儿与黎舒画两人,可是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他们二人的选择,很大程度上直接可以影响到大梁帝位的传承。

    被皇帝这般问及,云雀儿心中咯噔一下,心中无奈,就算她对大梁帝位更迭不在乎,但总有人不放过他们夫妻二人。

    不论是老皇帝,还是皇后、贵妃亦或者那些个大臣们,就算她跟黎舒画什么也没做,也逃不了。

    “皇上,”云雀儿并不想逃避这个话题,即便她曾经说过,只忠诚于坐在皇位的那个人,谁也不站队,但这依旧不能够让老皇帝安心,“不如您来告诉雀儿,您想雀儿跟谁。”

    将皮球直接推给了老皇帝,同时云雀儿再次表明了机场——皇帝你想让谁上位,那我就送谁上位。

    见云雀儿这般狡猾,老皇帝笑了。

    “云雀儿,若是朕两个都看不上,”老皇帝站了起来,身后沉默不言的老太监见了连忙上来搀扶却被推开了,“你是不是可以替朕选一个合适的人选来?”

    ……云雀儿一听这话顿觉不妙,这老皇帝到底想干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她,有什么意思?大梁的皇位更迭难不成还真的就能够凭借她的三言两语就能改变的吗?

    云雀儿心里将老皇帝的祖宗给问候了个百八遍,但依旧面不改色的说道,“皇上太抬举雀儿了,雀儿一介女流之辈,自有自知自明,断没有影响大梁江山社稷的决断能力来。”

    这一番话从善如流,没有丝毫深思熟虑后的意味。

    老皇帝都要赞叹云雀儿是一个奇女子,说话滴水不漏。

    敲打的目的已经达成,老皇帝摆摆手,“罢了,云爱卿心中有数就好,你怀着身孕,朕就不强留你了,以免一会儿黎爱卿该闯宫了。”

    得了放行的信号,云雀儿自然是溜的比谁都快。

    至于身后那如毒蛇一般的视线,云雀儿选择视而不见。

    刚出了皇帝的地盘,就被东宫的一宫女路过塞了个纸条来。

    云雀儿出宫门上了马车,展开纸条,一行娟秀字入眼,字里行间透露着执笔者的决绝来,“蛊丹的效果很好,谢谢。”

    异能凝聚,纸条化成灰烬。

    大梁皇位之争,已经开始了,云雀儿有预感,太子大婚之日,皇后与二皇子不会善罢甘休过于安分。

    因为,就在刚刚,云雀儿异能探视下,老皇帝的身体,已然崩坏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