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快眼看书 -> 历史军事 -> 逆流启明(大明世祖)

正文 第四章面见秦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行人眼巴巴地跟着,不一会儿,就到了院落。

    劈柴,生火,打水,揉面,忙的不亦乐乎。

    “宗主,您先吃!”

    一行人虽然衣同乞丐,但蒸好的第一笼馒头,还是献给了朱谊汐。

    馒头呈现黄白色,软中带硬。

    作为郃阳王这一支的奉祀,名义上的宗主,他有资格吃第一口。

    “好!”看着十三脏兮兮的脸上,眼眸明亮,又瞅着乞丐般的众人,露出喜悦之色,朱谊汐不由得狠狠地咬上一口。

    “呜呜呜——”一个头大壮汉,捧着馒头,吃着吃着,竟然大哭起来:“太好吃了!”

    “哭个卵子,大头。”

    某瘦个,不由咬着馒头,一边骂道:“眼泪落到馒头上,就苦了。”

    朱大头人如其名,憨厚的脸上露出笑容,忙啃食着:“甜,馒头真甜!!”

    “大个,你也快吃!”

    瘦小个,也点点头,两只手各自抓着咬了起来,左右开吃。

    “大头和大个都是孤儿,相依为命来着。”

    十三颇有些怜悯道:“三十了,婆姨都没一个。”

    “啪!”朱谊汐笑打了下他的脑袋,说道:“好意思说人家,你不也是孤儿,穷嘛,没法子。”

    “嘿嘿!”十三眼珠子转着,笑脸道:“咱不是有宗主嘛,没您,我早就饿死了。”

    “知道就好,赶紧吃吧!”

    朱谊汐好笑的摆摆手,自顾自地啃食起来,在人前,他还是要点脸的,没有像十三那般狼吞虎咽。

    十八个人,蒸了半袋面粉,足足二十来斤,一斤粉出十个拳头大小的馒头,约莫两百个。

    在所有人狼吞虎咽下,竟然只剩下不到四十个。

    换句话说,人均九个馒头。

    瞅着一个个十月怀胎般的肚子,朱谊汐叹为观止:“你们应该少吃些,记住,回去别喝水,撑坏了肚子。”

    “是!”众人扶着腰,一脸的满足。

    “宗主,这是我们这辈子吃的最饱的一次了。”朱大头忙道,满脸的感动。

    “宗主,下次啥时候再吃?”朱大个瘦小的身子凑过来,踮着脚问道。

    “下次有机会!”朱谊汐摆摆手,这群大肚汉,一般人还真养不活。

    几人讪笑着,不敢再问

    这时,仅有几个有家室的,弯着腰,咬着牙,凑过来,满脸惭愧道:“宗主,能与几个馒头我们,带给婆姨孩子涨点见识。”

    朱谊汐长叹了口气。

    什么时候,吃个馒头,都成了宗室最期盼的事了?

    朱元璋,你当年可曾想过这种局面?

    “你们五个,每人带五个回去吧!”

    “多谢宗主,多谢宗主,宗主长寿无疆!”

    几人忙弯腰,恭敬地说着祝福话,感激涕零。

    此时,卑微的好似个蝼蚁。

    “朱谊汐可还在?”而这时,破旧的大门,忽然咯吱响了起来,一个男人,趾高气扬地走了过来。

    其二十七八模样,着鹿皮靴,穿着上好的棉袄,头上带着毡帽,皮肤白皙,满脸的嫌弃之色。

    似乎入了院子,好似掉入了泥坑。

    与院中的宗室相比,就像是天然的天潢贵胄一般。

    朱谊汐脑海中,瞬间就浮现记忆——秦王府贪鄙冯管事。

    “冯管事,有何事吗?”

    朱谊汐毫不慌张地拱手道,态度不卑不亢。

    “咦——”冯有才为之一愣,这小子,怎么没了往日的巴结劲,也不怕自己了,这可奇了。

    “殿下召你过去!”冯有才态度收敛了些,鄙夷道:“啧啧,今个早上,您可是名扬西安城呢!”

    说着,他看都不再看一眼,甩了衣袖,捂着鼻子,踮着脚而走,满地的泥泞,让他极其不适应,生怕沾染了些许

    一双鹿皮靴,可价值数十两白银呢。

    “宗主?”十三缩了缩脖子,满脸关切道。

    作为秦藩支系,藩主乃是秦王,无论是取名、承爵,婚丧嫁娶,基本上都是其做主,相当于族长,一言可惩戒。

    当今的秦王朱存极,按照辈分,还是他的侄子。

    “没事!”朱谊汐摇摇头,心中思量着对策:“莫要担心,没事的,你守着家。”

    其余的宗室,听到秦王的大名,一个个畏畏缩缩,都不敢抬头,只有朱大头、朱大个二人,则挺着胸脯而来:“宗主,我们陪你一起去!”

    “不,你们两个留下来看着粮食,莫让人抢了去。”

    朱谊汐一点也不慌张,冷静地吩咐道:“去拿两斗粮食,换柳叶,能换多少是多少。”

    “宗主,粮食可比柳叶好吃多了。”朱大头摇摇头,一脸认真道。

    “笨,宗主要柳叶,自然有他的用处咱们照办就是!”朱大个拍了下其脑袋,没好气道。

    “嘿嘿!”摸了摸头,朱大头傻笑起来。

    十三忠诚,大头老实憨厚,大个机灵。

    偌大的宗室,竟然只有三个可用之人。

    朱谊汐望之,心中感慨万千。

    随即,他跨过门槛,朝着秦王府而去。

    明秦王府,为大明“天下第一藩封”的秦藩所在,位于西安城东北角,长兴侯耿炳文奉旨,以元代陕西诸道行御史台署旧址为基础,兴建秦王府城,耗费九年。

    宫城十里、城墙高厚、城河深广,房间之数,超过了九百间。

    行走其间,比之后世的故宫,也不遑多让,只是少了一丝肃穆,多了一些情趣。

    过了承运殿,来到了园林区,朱谊汐松了口气。

    承运殿,乃是与南京的奉天殿相互应和,是秦王处理政务的地方,比较严肃。

    而园林,则是放松休闲的地方,如此一看,自然就明白秦王并没有太多的责怪。

    池塘两侧,海棠舒红,梨花吐白,嫩蕊芳菲,老桧青翠,其中的“千条柏”,一本千枝,团栾丛郁,尤为可爱。

    而就在池塘边,显露瘦弱的身影,这是年轻的秦王朱存极,正垂钓着。

    朱谊汐止步,宦官轻声过去嘀咕了几句,他才缓步而近,大气都不敢出。

    朱存极着一身赤红的圆领袍,前胸、后背与左右两肩处装饰有四团龙,故又称“衮龙袍”。

    参考朝鲜王服,亲王、郡王、世子,皆一样。

    服饰宽松,头发绸带束起,年轻的秦王,显然心情不错。

    “朱谊汐给殿下请安!”

    “起来吧!”

    秦王摆摆手,扭过头来,一副白皙且年轻的脸庞,眼眸中,带着笑意:“听说你早上,给了孙传庭很大的难堪,还要了钱粮来?”

    ps:每天十二点与下午六点更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