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快眼看书 -> 玄幻魔法 -> 女配拒绝当炮灰

正文 第两千三百一十八章 燕宁1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姜蝉回来,燕宁最高兴不过。这两个月她是头悬梁锥刺股,没有一日懈怠。两本医书她基本能够做到倒背如流,就等着姜蝉回来检查成果。

    这不姜蝉一回来,燕宁跟着姜蝉寸步不离,恨不得就黏在她身边。姜蝉手指点在她的眉心,很快燕宁的学习进度她就一目了然。

    “做的不错。”

    得了这一句简单的夸奖,燕宁笑颜如花:“师父,您是收下我了?”

    姜蝉:“嗯哼,不过你年岁大了,总是这样学太浪费时间,成就也有限。”

    话音刚落,燕宁和宁氏就被拉到了学习空间内。看着对面也是灵魂体的宁氏,燕宁跺了跺脚:“师父,这是什么地方?”

    姜蝉:“学习空间,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这里和外界的时间流速是一比十,外界一个时辰,这里就是十個时辰。”

    “小燕宁,我早就说过,跟着我学习不是那么轻松的,我是个要求严格的师父。”

    燕宁看着四周架子上的医书,虽然内心有点胆怯,还是大声道:“师父,我一定会努力学习的,绝对不让您失望。”

    姜蝉看着一脸艳羡的宁氏:“你若是想学也可以跟着一起,想来燕宁也不会瞒着你。”

    宁氏没想到还有这种好事:“多谢姑娘!”

    姜蝉弹弹手指:“不气,学到什么样子就看你们自己。”

    燕宁:“师父,我会努力的。”

    021几乎是怜悯的看了一眼燕宁,小姑娘,你还是太嫩了。大佬的便宜哪里是那么好得的?吃苦受累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因为前世身不由己受人欺压的缘故,尽管学习空间内的生活非常枯燥,燕宁依然咬牙坚持了下来。就算知道姜蝉能够庇护她,可她自己若是立不起来,最后还是不能掌控自己的人生。

    如果说燕宁是想掌控自己人生的话,那么宁氏就是满怀仇恨了。她已经知道燕宁曾经遭遇过什么,如今她对燕家以及王家的人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吞了他们。

    姜蝉自然也看出来她一腔仇恨,对于宁氏修习蛊术,姜蝉也不多说什么。她是要求宁氏不能害人,可若是别人已经伤害了你,自然是要回报回去的,这和天道誓言并不冲突。

    燕家以及王家,哪一个无辜?

    在燕宁和宁氏静心学习的时候,秦昭旻的那边的日子算不上好过。他这个太子,本身就会招致诸多算计,如今上朝不过一年,姜蝉给他的那瓶解毒丸只剩下两粒。

    还不算这中间遇到的种种刺杀等等,可以说秦昭旻每天都生活在危险中。

    看着吐出一口黑血的秦昭旻,杜风担心:“要不属下去找燕姑娘吧,有燕姑娘在,殿下也能够松快一些。”

    秦昭旻抿唇:“不必,孤总不能一辈子都靠着她。等着看吧,用不了多久,有些事就该收网了。”

    因为时间流速的关系,虽然仅仅过去一年,但是燕宁的医术已然小有所成。

    这日考校过燕宁的功课,姜蝉轻笑:“不错,如今于洋远不如你。”

    听到于洋这个名字,燕宁晃了晃神:“师父,于洋那边我怎么都要亲手报仇的!”

    姜蝉:“知道,上次离京匆忙,忘记和秦昭旻提这件事了。总有一日你是要回京的,难不成还真让燕家和王家一直嚣张下去?该报的仇还是要报的。”

    宁氏:“是,欠了别人的都是要还的。”

    姜蝉:“我固然可以帮你们收拾了燕家和宁家,可那个时候噬心蛊对我太重要了。那是我和你们交易的最初目的,若是噬心蛊在我眼皮子底下溜了,我想找它就是难如登天。因此难免顾不上收拾王家,至于燕家,想来他们几个已经吓破胆了。”

    燕宁:“师父,我明白的,仇恨是我自己的,我应该自己来。您已经教导我这么多,我不能什么都依靠您。”

    “师父您嘴上说着没有帮我报仇,但是您让我和我娘离开了燕家,这已经比什么都重要。若是靠我自己筹谋,我不知道多久才会离开那个地方。”

    “您已经做的很多了。”

    姜蝉摸摸她的发髻:“你这样想最好,于洋那边,早晚都是要解决了他。一个学习了医术,却没有医德的人,无疑会带来更大的灾难。”

    宁氏的蛊术修炼的也不错,或许她就是天生吃这碗饭的人,蛊术都要被她玩出花儿来。

    燕宁看着宁氏手里的蛊虫:“娘,这是什么?怪可爱的。”

    它有四只翅膀,大眼睛blingbling怪可爱的。燕宁虽然不喜欢虫子,但是看到它也难免觉得这蛊虫颜值好高。

    宁氏托着它:“这是替命蛊,我花了大功夫培养出来的。你每遇到一次生死大劫,它的翅膀就会相应的少一只,它只能够替四次,你自己要多加注意。”

    燕宁惊讶:“您连这个都弄出来了?那人岂不是能够长生不老?若是到了寿命关头……”

    姜蝉打断她:“你想得挺美,替命蛊只能够代替你承受外界的伤害,但是生老病死它做不到。若是人人都这样,世界岂不是乱了套?”

    “替命蛊也不是万能的,它固然能够在紧急关头救你一命,但是你所受过的伤是真实存在的,后面还是要好好疗养,它不是无所不能的。”

    宁氏也敲打她:“你别仗着有替命蛊,就只身涉险。”

    燕宁垂头:“好嘛,莪知道,我比任何人都要爱惜自己的生命。娘,这个替命蛊怎么用?”

    宁氏拉过燕宁的手,挤出一滴血滴在替命蛊的身上。随后她从腰间摸出一个小玉瓶,替命蛊老老实实的在玉瓶中趴下。

    “我知道你不习惯蛊虫,但是以后不管你走到哪里,这个玉瓶你都要随身带着。”

    “我知道的,我走哪儿都会带着它,我希望永远都用不到它。这么可爱的蛊虫,我可舍不得它受到半点伤害。”

    看燕宁将她说的话放在心上,宁氏总算松了口气:“你素来乖巧,但是最近你似乎有些跳脱。谨小慎微,不管到什么地方都是第一要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