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快眼看书 -> 都市言情 -> 小渔村的瘸子神医

正文 第85章:半老徐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啊?...哦!...”萧天愣了愣,朝着黎梨张开手。

    “要死啦你~!抱她俩~!”黎梨顿时面红耳赤的一把将萧天推到了美如和柳依依身上。

    萧天老妈倒是拉着柳依依妈妈的手拍了拍,“妹子别哭啊!人没事就不要紧!姐姐我都挺过来了你这算啥!放宽心~!”

    “是啊阿姨,依依,你们先别哭了,至少叔在警所暂时不会吃苦,走一步看一步吧,等等那个伤者的情况再说!”

    黎梨说道,小手还偷偷扭了萧天屁股一下,疼的后者一抖:你占我便宜?

    “呸~!想想办法啦~!”黎梨低声娇嗔道。

    美如也是美眸含水的看着萧天,后者点点头,“我是不想办法的人么?等等看嘛!”

    ......

    小港村通往市区的路上,张涛一边开着宝马一边骂骂咧咧。

    却是没注意到车子中控台里面已经到处爬满了蚯蚓。

    “麻痹的!一群穷鬼!想他妈让老子掏钱!没门!老子什么时候做过亏本买卖?!除非给老子上!”

    “妈的依依老子要上!那个叫美如和黎梨的骚娘们老子也要上!妈的上死你们!老子嗑药整夜整夜的折腾你们!”

    “妈的不过想起来这几个小妞真他妈带劲啊...想起来就兴奋!卧槽不行了我得赶紧走找个妞儿解决下!...”

    张涛一脸激动的刚要再踩油门,发动机舱传来一阵阵“噗呲噗呲”的声音。

    张涛一愣,皱了皱眉头,谁知“噗呲噗呲”的声音越来越明显,车子也开始发抖!

    “卧槽?!麻痹的怎么了!走了一趟小港村车里进水了?!”

    张涛一脸懵逼,刚要停车检查一下,空调出气孔顿时一阵“噗噗噗!”的爆射!

    一片腥臭的肉泥血水浆糊糊倾泻而出!就跟绞肉机将放了一个月的生蛆臭肉绞碎了倒出来似的!

    一眨眼的功夫张涛身上、中控台、座椅脚踏垫上全都是!至少好几斤!

    “卧槽!!这这这.....”张涛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车里的一切,随即“呕!!!!”的弯腰爆吐起来。

    宝马也是直接失去了控制,“嘭!!”撞在了路边一颗大树上!

    车头直接瘪了,冒烟。

    车里的安全气囊炸了出来,竟然又带出一片腥臭泥水!

    熏的张涛直接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往谁报的警,没一会儿道路救援和交警就来了。

    一开车门,交警和道路救援的工作人员也是差点吐了,赶紧捂着鼻子后退两步。

    “卧槽!你他妈吐的....你喝了多少?!”

    “没、没有没有,我没喝酒!”幽幽醒过来的张涛虚弱的摆摆手。

    “没喝你大爷!没喝酒吐成这样!自己开车还晕车的啊!...卧槽关键是你吃了多少东西!?吐了这么一车?!还是说你连吐带拉!”

    交警们一脸愕然的捂着鼻子喊道。

    “同志我真没喝酒啊!这些也不是...我吐的!这这这....”

    “妈的别叽歪了!下车!滚一边去!...算了算了你别下来了!你就在车上待着吧!让拖车一起把你和车子拖走吧卧槽!”

    交警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指挥着道路救援开始拖车,一起去了交警大队。

    经过清洗和测试,发现张涛还真没喝酒,不过对撞树和交通事故也进行了处罚,不过修车就费劲了!

    车里全是蚯蚓的尸体残渣肉泥,把修理厂的员工们也恶心的吐了好几天。

    ......

    第二天一早,村里的大喇叭又响了。

    “各村民小组长和生产队长注意了啊,各村民小组长和生产队长注意了啊,九点钟在村委会召开紧急会议!九点钟召开紧急会议!...”

    一个个正准备出海或者下地干活的村民们不由得一愣。

    “又咋地了?昨晚不是承包的事儿都商量好了么?难道天儿变卦了?....还是有啥其他事儿?”

    上午九点,村委会会议室里熙熙攘攘。

    屋外墙边倚着不少扁担、锄头、铁锹和拖拉机摇把子,甚至还拴着牛羊。

    屋里有的人抽着烟袋蹲在一边,有的拿草帽子扇着风,有的还脖子上挂了条毛巾直擦汗。

    甚至后面还来了个老汉抬着两桶屎尿粪水,臭的不少人骂骂咧咧,窘的老汉赶紧把粪水又挑了出去,远远的放着,这才搓着手回来了。

    不过还是臭。

    不少人也不是生产队长和村民小组长,也过来凑热闹。

    段雀德和高大头、二五六都在。

    看着人来的差不多了,段雀德按了按手。

    “喂喂静一静了啊,今儿个把大伙儿叫来,是有一件影响很恶劣的事儿跟大伙儿通报一下!”

    “啥事儿啊?谁家婆娘偷汉子?...丢东西了?...超生了还是啥?...婆媳打起来了那就是!”

    乡亲们顿时议论纷纷。

    段雀德摆摆手,“就在昨天晚上,咱们村一个村民在东边的东港村,发生了一件十分骇人听闻的事情!.....”

    段雀德好一番添油加醋、危言耸听的描述!

    “啊?!聚赌?还故意伤人?还被抓起来了?!”乡亲们一片面面相觑。

    一个解放鞋汉子喊道,“村长,你咋知道的?”

    “屁话!你以为我昨晚开会突然跟二五六出去了是为啥!就是去警所处理这事的!晚上九点多才回来!你说我咋知道的?!”

    段雀德翻了翻眼睛喊道。

    众人一阵面面相觑。

    “那人...放回来没?”有人喊道。

    “放个屁!恐怕是回不来了!伤者什么情况到现在还没消息呢!后面赔偿啊官司啊立案啊判决啊啥的!多了去!”

    “哎呦呦....”村民们一片慨叹。

    “村长,那现在咋处理啊,咱们要不要想想办法捞人?”

    “捞人?你去捞啊!怎么捞?!”段雀德摆摆手。

    下面又是一阵纷乱的议论。

    “好啦好啦!都别吵吵!突然开个会就是告诫大家伙没事儿别惹乱子,村里事儿够多了!别没事找丢人!我可提醒了啊!”

    段雀德一副官派的模样敲了敲桌子。

    村民们点点头:这话在理。

    当然,以上的内容,诊所里的黎梨与萧天自然也是听的一清二楚。

    “行了行了都去忙吧!耽误大家伙时间了哈!”

    段雀德拿起自己的茶杯起身回了办公室。

    谁知乡亲们刚走,一个半老徐娘、风韵犹存的女人就走进了段雀德办公室。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