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快眼看书 -> 其他类型 -> 霸王新传

正文 第二十七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迎回了虞姬,皇帝后宫中就有了生机,老范等一干人也不再急着催促项羽扩充后宫了。除了蜀地的刘邦之外,全国境内还树起旗帜与项羽过不去的,就剩下在海外孤岛上不肯归降的田横了。

    历史上,田横五百壮士令人闻而感叹,但是现在楚兴汉衰,项羽称帝,作为曾经的死对头的田横,依然盘桓在海外岛屿上不肯归顺,而齐地之民听说田横仍在,多有心让他回来继续做齐王。

    有道是,世界上本没有问题,想的人多了,便成了问题。一两个齐民这样想,项羽不会觉得有什么,可一大批齐民怀着这个心思,就不能让项羽不重视起来了。多说齐人善变,万一田横有朝一日大张旗鼓地登岸反楚,难保齐人不会向着他。一劳永逸的做法,便是让田横从这个世界上永远消失。

    如果是派遣大军进攻,那显得项羽太不够大度,也会结怨于齐人。项羽想了想,拒绝了项飞讨伐的进言,而是派一使者,往赴海岛,召田横来京面圣,并允诺,只要田横肯来,大则封王,小则封侯。

    “田横兄弟叔侄素来与陛下为敌,陛下岂可轻饶此人,今天下大定,田横区区五百余人而困守孤岛,纵有大海为屏,焉正持久?臣愿为陛下提三尺剑,灭此逆臣。”有人出班大声奏道。

    项羽举头一看,原来是钟离昧,项羽不由笑道:“平逆何需三尺剑?朕只需去封诏书,即可令那田横自行了断。”

    “陛下是要下责令诏书,威迫田横自刎?”钟离昧疑惑道。

    “哈哈,”项羽大笑道,“钟离将军,你错了,朕所赐田横之诏书,不过是要封王拜侯之书而已。”

    “封王拜侯诏书足可令田横自行了结?”殿中群臣没有一个人肯相信项羽这话。

    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人吗?被赦免了罪行不说,还可以封王拜侯,真是天上掉下大馅饼,会有谁不接受呢?呆子?白痴?二百五?

    田横英雄一世,既不是呆子白痴,更不可能是二百五,而是一个充满了野心和**的人,以他和他家族的秉性,纵然是被封为王侯,也绝对不会甘心居于人下,日后必然会伺机而动,谋图霸业。

    “诸位爱卿,朕不妨与诸位一赌,看看朕这道诏令会不会令田横自刎,如何?”项羽信心满满地笑道。

    殿堂上顿时有人小声议论开来,大多数都是不太相信,但是又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怀疑项羽的不对,只有范增跪在那里,面无表情,没有参与议论之中,似乎了解项羽所想。

    “亚父,你以为如何?”项羽见老范不说话,就点他的名。

    范增跨了出来,施礼道:“老臣以为,田横必定如陛下所言,见召令而自刎。”

    “哦,那是为何?”钟离昧疑惑道。

    “陛下说他会自刎,他就一定会自刎,难道还需要什么理由吗?”老范眯缝着小眼睛,摆出一副对项羽坚信不疑的架势。

    项羽刚要发笑,忽见范增合上双眼,顿时明白了老范的用意。在皇帝坐稳位置之后,树立皇权至上的理念就成了必不可少的步骤。将皇帝神圣化,是中国历史的一大特色,惟其如此,才能令臣下们视皇帝如神人,才能令天下人对皇帝怀有敬畏之心而不敢枉存歹念。

    之前项羽总是认为这样做是愚昧百姓的做法,但是当自己一旦坐到这个高高在上的皇位时,却也不由自主地赞同起这样的做法来。就像公共汽车上的人,希望汽车一路畅通,不要停留,而车站上的人则希望汽车停留下来,带上自己,哪怕这车上已经挤满了人。所处的位置不同,所想到的东西自然也就不同。

    被陈仓城阻拦住与关中往来的通道之后,刘邦的日子越发不好过了,无法从关中得到项羽的准确情报,蜀中的子民稀少,兵员不断减少。刘邦只有按照张良的建议,将士兵开拨到荒地上,让他们自给自足,不用劳费军粮,还可以增加国库收入。不过这样一来,军士久不操练,武备自然荒废,但在严峻的形势下,不这样做又能如何?

    季布率五万大军扼守陈仓城,加上道路崎岖狭长,蜀中居民进入关中就不肯再回去,也使刘邦下了严令,不准蜀民向关中迁徙,以免原本就稀少的子民越来越少。但民心已经慌乱,不时有难民逃到陈仓来,被季布一并放进。刘邦也是无何奈何,整天喝酒骂娘。

    一个月过去了,传来了田横已经到达咸阳的消息,群臣更是没几个人相信项羽预测田横会自刎的事的准确性了。咸阳距离长乐宫已经没有多远了,田横若想自杀的话,何必要等到咸阳来,他完全可以在那孤岛上完成悲壮的一幕跑到关中来,岂不是舍近而求远?

    “唉,田横死期不远了。”项羽一听到田横到了咸阳的消息,也不由为这位枭雄而感慨道。

    不过在别人眼里,这是项羽死不肯承认错误的表现,明明人家田横奉诏来到关中,正准备晋见,却依然不肯承认,真是固执如初啊。

    “回陛下,”使者施礼道,“田横说,人臣见天子当洗沐,所以他说要准备准备才能来见陛下。”

    “田横大去之日不久矣,三个时辰之内,必见其首级。”项羽跺足长叹道。

    一班人更是毫不相信,人家沐浴更衣之后就要来晋见,怎么会大去之日不久?陛下今天这是怎么了,竟如此自信,吃准了田横会自刎身亡?

    又议论了其他国事,将分封的诸侯王的领地又缩编了一些,使天子直接管辖的领地占了天下的大半,被封为王侯的功臣良将们,一个个都留在朝中为官,不得回领地去,但是领地的赋税却作为他们的俸禄,因此也没一个人觉得不妥,个个欣然接受了项羽的主张。

    “报,田横的两名随从请求面圣。”侍卫进来禀报道。

    “宣。”项羽已经料到七、八分,环顾了一下座中群臣,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田横的两名随从,提着一只用锦帛包裹的匣子,进了大殿,忙跪道:“臣等叩将皇帝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田横怎么不亲自前来?”项羽明知故问道。

    “回陛下,田将军已经在咸阳自刎身亡,命小人等持首级速来见陛下。”两名随从中一名突然高声回道。

    这一声回答,让周围的群臣惊得是目瞪口呆神了,陛下神了!田横果然自刎而死,看来皇帝陛下竟是预测到了田横行将自刎之事,真是神鬼莫测,非咱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比得上的。

    “田横因何而自刎?”范增问道。

    “田将军说,田氏兄弟叔侄素与陛下为敌,今陛下为天子,田将军再负隅顽抗,实属不当,但若让田将军北面而事陛下,也是一个极大的耻辱,况且陛下之所以打算见田将军,不过是想要见见田将军的容貌。今陛下在长乐宫,距咸阳几十里,人头虽落,形容尚未能败,故特遣小人等二人持田将军首级来见陛下。”两名随从中的一人说道。

    “田将军这又是何必?”项羽轻轻摇头说道,“人已死,徒伤无益,着人以王礼葬田将军。”

    “谢陛下厚恩。”两名随从一齐跪倒,磕头道。

    “具体事宜,就让你二人去操办吧。”项羽挥挥手,示意二人下殿。

    二人拱手再拜,在侍从的带领下,依依地退出了大殿,去为田横准备后事了。

    而殿中群臣已是惊骇无比,皇帝陛下果然无所不知,看来以后想耍点小心眼是不可能的了。倒霉,郁闷

    正在大家各怀心思的时候,忽然有人回来高叫道:“陛下,边关急报,边关急报。”

    边关急报?难道冒顿按奈不住了?项羽微微一惊,但脸色不变,沉声道:“传。”

    一名军士急冲冲奔上大殿,一进大殿,扑通一声跪倒,腔调中满是疲惫,但还是中气十足地说道:“陛下,陛下,辽东守张翔,勾结匈奴胡人,引大军攻破蓟城,正准备率大军南下,攻掠齐鲁之地。”

    “辽东守张翔?”项羽眉头一蹙,道,“这小子也熬不过辽东苦寒之地,想起大心思来了,真是该杀。”

    “陛下,张翔不足为虑,唯有匈奴人的骑兵,可谓来去如疾风闪电,扫荡如虎狼驱羔羊,不可不防。”项飞出列道。

    “张翔碌碌之辈,不足挂齿,倒是那冒顿乃草原枭雄,天之骄子,实是朕之劲敌。”项羽也知道张翔没什么大出息,本领也有限,所以并不担心。只是由张翔引进来匈奴人,却是一支不容小视的强大力量,一定要谨慎对待。

    “我新建骑兵已经完成大半,加上旧部,当下陛下可驱使之马军可达五万,末将愿为陛下平此刀兵之难。”

    “不,胡人此来,意在威慑中原,朕务必要前往亲征,方可提我士民之气势,以朕之能,辅以诸位将军,破冒顿必矣。”项羽一想到要和冒顿交手,心情倒是格外愉快起来。

    楚、匈之间,终究要有一战,历史上汉、匈的白登之围,会在项羽身上重演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