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快眼看书 -> 武侠修真 -> 历史世界唯一魔法师

第两百八十三章 未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魔导士,已经步入了贵族的门槛。

    在朱拂晓的记忆中,即便是在那个魔法鼎盛的世界,一旦步入魔导士的境界,就算是平民也可以被赦封为贵族。

    “此境界承上启下,算得上是中层阶级。一旦修为突破至魔导师,那已经是顶尖战力,那么一小撮的人。至于说大魔导、圣魔导、法神,已经长生不死,近乎于不可思议。”朱拂晓摇了摇头,手中长剑挥出,身前的竹木瞬间被割裂。

    “不可思议。”朱拂晓嘀咕了句,然后抬起头看向远方天空:“接下来就是我在红尘中验证所学,施展抱负的时机。世家门阀如此欺我,我又岂能善罢甘休。”

    大隋进士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贵,不曾有跨马游街那一套。

    但进士一词,却已经说明了一切。一个‘士’字,说明了一切。

    考中进士,就脱离寒门,自动晋升为贵族。

    “修成魔导士,很多手段皆可施展,洛阳城各家勋贵的钱库,我要来了!”朱拂晓吹灭烛火,转身回到竹林稳定境界。

    三日之后,有朝廷官差送来文书、印信,还有当朝天子的圣旨。

    杨广闭关修炼龙珠,欲要与杨素做最终决断,宴请天下士子的宫廷盛宴,由太子杨昭代为出面。

    此次科考,因为朱拂晓坏了众位权贵的试卷,所以今年乃是寒门士子的饕餮盛宴,只要有真才实学,所有士子皆可直入青云,绝无任何外力干涉。

    “朱兄!朱兄!”

    第二日清晨,天才刚刚亮,就听小筑外传来一道呼喊,刘胜站在院子外伸长脖子在篱笆外喊叫。

    “喊什么喊,大清早惹人安宁。”朱拂晓趴在窗前没好气的道了句。

    他昨夜修炼的有点晚,所以造成起的很晚。

    朱丹常年跟在朱拂晓身边,也养成了好吃懒做日上三竿才起床的毛病。

    在这个世界的懒惰,在朱拂晓看来却是习以为常。

    正常人没事谁起那么早。

    “朱兄,我中了!我中了!乙榜第三!乙榜第三!”刘胜站在门外,周身酒气汹汹,面露癫狂之色。

    “不过区区金榜题名而已,又不是直接去做官,有什么好高兴的。”朱拂晓不以为然,淡淡的道了句,声音里充满了怪异:“想要补实缺。可没有那么容易。”

    “好歹也是中了科考,吃皇粮的人。”被朱拂晓泼了一盆冷水,刘胜的兴奋冷淡下来,眨巴着眼睛看向朱拂晓:“朱兄,我跟你讲,咱们书院这次足足考中了八十九人!”

    朱拂晓点点头,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衣衫,然后走下酒楼:“都是有真才实学的大才子。据说今年勋贵子弟押错了提,又被雨水糊了试卷,所以给了寒门士子的机会。”

    “三日后,太子杨昭欲要代替陛下在光明殿宴请各位学子,朱兄未来可有何抱负?”刘胜看着朱拂晓。

    “刘兄有何打算?”朱拂晓不答反问。

    “我跟朱兄你混。”刘胜目光灼灼的看着朱拂晓:“不知朱兄肯不肯收下我这小弟。”

    “哦?”朱拂晓眉毛一挑:“刘兄怎么想起来和我混?你不是该和天子混吗?”

    “朱兄能在各大贵族的围剿下杀出重围,实力可见一斑。咱们寒门士子唯有抱成一团,才可与勋贵决一高下。翰林院中的老翰林无数,真正有机会补实缺的又能有几个?”刘胜眼神里满是凝重:

    “金榜题名,不过是人生的第一步而已。”

    朱拂晓坐在案几前,拿出武夷山的茶叶,手掌一伸火焰滚滚,水壶刹那间沸腾。

    “这是血脉之力?”刘胜看着朱拂晓手中的火焰,面露震惊之色。

    “算是吧。”朱拂晓没有解释,只是给对方倒了一壶清茶:“刘兄当真想要投靠我?你可知道我现在的处境?”

    “清清楚楚。”刘胜端起茶盏:“天下勋贵恨不能将朱兄除之而后快。”

    “你不怕?”朱拂晓问了句。

    “有朱兄在,我不怕。”刘胜笑着道。

    朱拂晓的本事毋庸置疑,能活到现在就是他一身本事的最好说明。

    “不单单我不怕,还有三十多位同窗,也要投靠朱兄,不知朱兄有没有胆子接纳下来。”刘胜看着朱拂晓:“都是金科乙榜上的士子。”

    似乎是看到了朱拂晓眼中的疑惑,刘胜解释了句:“朱兄在白鹭书院与权贵子弟斗法,咱们都不是瞎子,可都看在眼中了呢。但凡心有宏图之辈,都绝不会屈居于世家的麾下,做一个被人呼来唤去的狗。咱们寒窗苦读十几年,是为了做人来着。”

    “诸位投靠我,我自然没有不接纳的道理。”朱拂晓笑着喝了一口茶水:“这样吧,明日洛阳城禾云楼我做,宴请诸位兄台。”

    禾云楼是武士彟的产业,与朱拂晓也是老熟人,他当然要照顾老熟人的生意。

    “好,今日我便与诸位同窗约好,咱们明日在禾云楼共商大计。”刘胜拍掌笑着道:“想要与五姓七宗较劲,咱们寒门必须要抱团。咱们可是将希望放在朱兄的身上了。”

    刘胜与朱拂晓谈论了一会,然后转身告辞离去,留下朱拂晓站在庭院内不语。

    “哥,你当真要和五姓七宗的人死磕到底?”朱丹从竹楼内走出,眼睛里满是担忧。

    “你哥我就是一个吃不得亏的性子。谁敢惹我,我就要谁的命!”朱拂晓面带温和的笑容:“不如就先拿杨素开刀。朝堂中杨素乃五姓七宗的领头羊,是五姓七宗推举出来对抗天子的领袖,我将杨素弄死,日后朝堂中勋贵群龙无首,正是我等寒门士子补空缺的时机。”

    杨素一死,天子必定清洗朝堂,将杨素一党连根拔起。可是朱拂晓如何稳妥的叫自家士子补了空缺,而不被人钻空子摘了果实?

    “六品以上的官职是别想,先将那些真正投靠我的士子,安插在各部的底层,但却关键、实权的位置。”朱拂晓手腕敲击腰部:“既然想要开山立马,那就要将所有人组织起来,形成一个严谨的组织,要有属于自己的产业。”

    “小妹,咱们去逛街。”朱拂晓喊了一声,拉着自家小妹,雇佣了一辆马车,然后兄妹二人就去了洛阳城闲逛。

    马车走过洛阳城的每一条街道,朱拂晓打量着洛阳城的中心之地,在这寸土寸金的洛阳城,想要置办一处买卖,实在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

    “老爷,前面就是禾云楼。”车夫驱赶着马车,一双眼睛看向远处三层高的酒楼。

    酒楼人气爆满,此时虽然是上午十点左右,但却已经宾满座。

    “就在禾云楼停下。”朱拂晓吩咐了句,然后扶着朱丹下了马车,径直向禾云楼而去。

    “官,里面请。”小二主动上前招呼了一声。

    “叫你们大掌柜过来,我要见大掌柜。”朱拂晓道了句。

    见朱拂晓气度不凡,不像是闹事的,小二点点头:“爷里面歇着,小人这就去为你找人。”

    朱拂晓被小二安排坐在大堂,瞅着大堂内的酒,朱拂晓心中思绪飘忽:“洛阳城寸土寸金,想要购置产业,根本就不可能。没有人会卖酒楼。”

    就像是在后世的二十一世纪,没有人会去卖自家北京城二环的王府一样。

    “哟,不知这位贵人打那来,找小的有什么事?”一个四十多岁,带着笑脸,满身肥肉的掌柜恭敬的走过来,然后道了句。

    “武士彟东主可在?”朱拂晓问了句。

    “官认识我们东家?”掌柜闻言一愣,然后连忙道:“东主去太原运货了,恐怕还要半个月才能回到洛阳。”

    “我叫朱拂晓,你给大东家发一封书信,就说我有一个大买卖想要谈。”朱拂晓面色慎重道:

    “一个叫武家富甲天下的大买卖!”

    “小人记下了。”掌柜扫了朱拂晓一眼,不敢有丝毫怠慢。

    眼前青年虽然穿的是粗布麻衣,但那股气度他生平仅见。

    “明日禾云楼我包下了,这是三百两银子的订金。所有的好酒好菜,尽管上来招呼。”朱拂晓吩咐了句。

    “小人遵命。”掌柜笑眯眯的点头应下。

    身为迎来送往的掌柜,他这一双眼睛是火眼金睛,什么人没见过?

    朱拂晓绝不是平常人。

    “好酒好菜尽管上,在下饿了。”朱拂晓看着掌柜,摸了摸四处打量的朱丹脑袋。

    “爷您稍后,小的这就去准备。”掌柜的手脚麻利收下订金,然后快步离开。

    酒足饭饱之后,兄妹二人在掌柜相送下离开酒楼,朱拂晓此时脑海那模糊朦胧的计划越加清晰:

    “造纸术!”

    “没有人能拒绝得了雪白的A4纸。这可是划时代的东西!武士彟还有半个月才回来,我利用魔法将造纸术钻研出来,时间还来得及。只要武士彟不是傻子,一个造纸术的配方,置换一个禾云楼,他就不会拒绝。”朱拂晓心中有了思绪,陪着朱丹在洛阳城闲逛起来。

    朱丹太久没有下山了,倒是叫朱拂晓心中充满了亏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