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快眼看书 -> 其他类型 -> Yes!终极学院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幸福没终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九幸福没终点

    “小樱你的意思的是……”沈卓信顺着夏小樱的话,大胆的推理道,“投资方很可能和魔鬼有关系,或者说,全亚洲举办夺星擂台,很可能是挑选下一个魔鬼的接班人?所以才举办如此特殊的夺星擂台,如此非彼寻常的考验?而失踪的豪,就是成为他们所选的对象。”

    “没错!”张媛媛听着,一一分析完,激动的站起身,愤恨说道,“入口点,勿蕾!”相视的看向夏小樱及沈卓信,后者同意的点头。

    深秋的清晨不比夏天,5多点钟天还是蒙蒙亮。正熟睡的夏小樱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睁开惺松的美眸,拿起手机道,“喂,哪位?”

    “是我,小樱,”金熙哲在手机的另一端难掩激动的声音,昨晚从光之神组得到消息时已经是深夜,看着amt的详细资料,他兴奋的不能自已,原来夏小樱同他是组员,只是因为任务特殊,所采取特殊的保密手段,知道消息的第一时间他就想给夏小樱打电话,又在朴恩俊提醒下,才放弃半夜扰人的想法。

    听着金熙哲激动的声音,夏小樱清醒了不少,疑惑道,“哲?你怎么了?这么早你给我打电话有事?”

    金熙哲的声音透着与往不如的严肃,一种代表着光明,正义的严肃,“光之神组组员bfn同光神组组员amt,此刻共同经手x3591机密案件。”

    一整天的时间,就在金熙哲、夏小樱,朴恩俊、张媛媛、沈卓信先是惊讶,后是讨论x3591两方掌握的线索推理中渡过了,看似平静的一天,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先是金闵贤不知为什么,突然间消息。

    再是,当晚夏小樱等人,入夜在潜入勿蕾家,却发现人去楼空,而那张“神秘”的照片,也随着消息了,隔天便查到,勿蕾和勿忆转学,被家人紧急的叫回意大利。

    朝夕相处,重重误会解开,这样金熙哲和夏小樱之间的关系渐渐明朗。

    一个星期后,意大利。病房里,金熙哲精致的轮廓显有消瘦,单手握着夏小樱的纤手贴在脸颊,看着昏迷中的夏小樱苍白如纸般的脸色心痛不已,愠声说道,“小樱醒醒,你已经昏睡两天了,别再睡下去。”

    回想着医生所讲的话“这位小姐患了白血病,已经到了晚期,除非找到相符合的骨髓,或许还有一线希望……三天之内,要是能醒过来,就可以安排后事了……”

    一滴似绝迹的泪水由金熙哲的眼角滑至脸颊落,一滴又一滴倾诉着他此刻的痛惜与害怕。他怎么也没想到,两天前,还在和他商讨着x3591进展的夏小樱,就因为突然间的昏倒,而此刻,躺在病床上,危在旦夕。

    该死,在他和她第一次相见时,她就是昏倒,那个时候她就已经生病了。在学院的教室里,她再一次昏倒,而他,竟粗心的没有丝毫察觉,天呢!当她知道,她得了绝症的时候,该有多么的无助害怕,而他,竟然一点都不知道,一点都没陪护在她身边,想着,金熙哲的内心里越加的自责,医生的徘徊在耳畔,“先生,如果想叫醒这位小姐,您可以试着讲她最为在乎的事情。”

    磁性的声音因感伤而变的异常好听,“小樱,昨天小妮子打来电话,说雅善奇迹般的醒了,而她指认勿蕾就是x3591,通过勿蕾我们又查出,依你所推理,投资方确实是勿蕾的父亲,也就是当年的杀童狂魔,他精心的安排夺星擂台,目的就是培养新一代的‘接班人’。夺星擂台中,最为突出的几人当中,无母无父的豪成了他们的首选,所以豪之前确实困在杀童狂魔的手中,但,你不要担心,他已经被神组的人救出来,正在恢复当中,现在神组的组员全力追击杀童狂魔以及他的下属……”俊眉微皱,看着夏小樱微动的手指,惊喜的说道,“小樱,你能听见我讲话对吗?那就快点醒来了,媛媛和信已经去机场,接伯父伯母了,你也不想年迈的他们伤心对吧?!……所以,小樱,你快醒来,只要你醒来,我就告诉你,你最想知道的事情,关于夏浩鑫。”

    “爸,妈,鑫,哲,豪,信,媛……”人生中最重要的几人,在夏小樱的脑中循环的闪过,卷翘的捷毛微微动了动,一种信念支撑着她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晶亮的眸子映入金熙哲一张憔悴不堪的俊脸,她还是让他哭了,纤手扶上金熙哲的俊脸,虚弱着浅笑道,“我,很好”说着,泪水顺着眼角滑落。

    ——半个月后,偌大的别墅被警方重重包围,金碧辉煌的别墅里,勿蕾一袭白裙,镇定自如的坐在沙发上,手中的枪对准沙发旁五六个儿童的头部,而眼睛则看着作为警方派来谈判的金熙哲与夏小樱,浅笑道,“哲,没想到,我们会已这种方式再次见面。”

    “我也没想到,很意外。”金熙哲唇角噙着一丝诡异的笑意,单手插兜,另一只手紧紧握着夏小樱的手,掷声道,“你居然杀童之人,x3591。”

    “哈哈,”勿蕾似乎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爽声道,“不错,我确实是杀童之人,不过是之一。”阴狸的眸子看向淡定自如的夏小樱,嘲讥道,“真正的x3591是夏小樱的亲弟弟夏浩鑫,有趣,你们怎么会是姐弟?一个是警察,一个是匪。”

    “……夏浩鑫”如同一个晴天霹雳在夏小樱的脑海里炸开,虽然聪明的她早有心理准备,但,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她还是无法接受,虽然通过冷野豪,她知道夏浩鑫完全是受药物唆使,可在法律面前,在那么多条生命面前,一句药物唆使是否显的可笑了?该怎么办……轻咬贝齿道,“鑫,在哪?”

    “在,那。”勿蕾扭头看向刚从楼上,悠然自得走下来的勿忆,也是她昔日认为的亲弟弟,眸中阴枭,为什么夏小樱可以得到她的弟弟?为什么夏小樱可以有幸福的家?为什么夏小樱可以得到金熙哲的爱?为什么她什么都胜她?想着,手枪对准凝神看着勿忆的夏小樱。

    闪间,一个人影带着另一个人影朝地匍去,下一秒“砰”突然其来的枪响,惊了在屋内所有的人,一旁的孩童吓的更是呜呜大哭。

    同一时间,“啊!”勿蕾一声痛喊,娇身缓慢向后倾仰,白色的裙子染上玫瑰的红色。

    金熙哲将手枪放下,紧张的看向夏小樱,急切的问道,“有没有怎么样?”

    夏小樱歉意的看着满脸担心的金熙哲,轻声道,“我没事,对不起,我大意了。”扭头,希翼的眸子看向显为极为平静走到勿蕾身边的勿忆。

    时间似乎停止,屋内很静,静的有些可怕,直到,一声饱含温暖的“鑫”自夏小樱的口中说出。

    勿忆眸子一丝痛楚闪过,雅坐在勿蕾身边,冷声道,“这个世界上早就没有鑫,只有杀人不眨眼的忆,鑫,早在9年死了。”

    难怪,他会“喜欢”夏小樱,难怪,他会不舍夏母的怀抱,难怪,他会觉得夏父亲切,原来,他们本是一家人,可是现在。

    金熙哲感觉到夏小樱手传来的颤抖,恼怒道,“勿忆,你知道你在讲什么?她是你亲姐姐,为了你冒着随着都可能‘离开’的危险出的院,你怎么可以讲这种话?”

    “呵呵,”勿忆回以讥笑,一字一顿道,“不是,她不是,只有勿蕾才是我姐。”如着魔般,倏的站起身,举枪对准金熙哲,阴声道,“你杀了我姐,我要你给她陪葬。”

    “疯子。”金熙哲气愤的道,夏小樱的手听到勿忆说“不是,她不是,只有勿蕾才是我姐。”时,手心泛起凉意,那凉意另他都能感觉到她的伤心,然而,看着近乎失去理智的夏浩鑫,有速的举起枪,对准夏浩鑫(勿忆)。

    俩人同时按动扣发,发出的声响,如同两颗子弹射向夏小樱身心,一个是她喜欢的人,一个是她亲弟弟,他们互相残杀,太残忍了。

    “不要!!!”夏小樱痛声的大喊着,甩开金熙哲的手,跑到金熙哲和夏浩鑫中央,苍白的脸上挂满怜人的泪痕,氲氤的眸子悲伤的看向夏浩鑫,哽咽道,“鑫,姐姐求你,自首吧!你认不认我无所谓,可我不愿见到你死啊。”

    “哈哈,”夏浩鑫手里的枪,丝毫没有犹豫的对准夏小樱,从未有过的冰冷语气,“在我的字典里,从没有自首两个字。”

    金熙哲看着夏浩鑫握枪的母指微动,焦急的喊道,“小樱,回来!”垂下手的枪,再次对准夏浩鑫,手指微动。

    失措,无助,悲痛。夏小樱眼中有泪,唇中带笑,“无论你们谁死,我都陪着。”微微的闭上眼睛,一串晶莹的泪珠滑落。

    不知是哪个孩子惊讶的喊道,“快看,圣母像流泪了。”

    夏浩金,金熙哲,夏小樱同时看去,圣洁的圣母像如同夏小樱般,那双具有神韵的眸子滑落下一串串玫瑰色的泪水,看似像血一样,显得怪异而神秘,什么样的悲伤能滴出“血泪”,她似乎旧不忍看着即将发生的人间悲剧。

    勿忆呆愣的,手里的枪,无力的滑落。

    昏死过去的勿蕾,吃痛着肩膀带来的疼痛,勉强睁开沉重的皮眼,眸中浓浓的阴险闪现,悄然无声的举起手枪,对准夏小樱的心脏,“我什么都没有了,绝不能让忆再认你。”

    “砰”一声始料未及的枪响,使仨人回过神来,眨眼间,夏浩鑫已抱住夏小樱缓缓倒地,那枚子弹正中他的头部。

    下一秒,金熙哲手中的枪毫不犹豫的对准勿蕾,不再留情,精准,一枚子弹射中她的眉心。

    夏小樱哭着爬起身,抱着自唇角溢出血,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夏浩鑫,撕心裂肺的哭道,“鑫!!!鑫,你不要吓姐姐,爸爸妈妈还在等着你团聚呢,鑫!!!”晕了过去。

    “小樱!小樱!”金熙哲心跳似乎要跳止了,稳稳的扶着夏小樱,他不知道,她能否再挺过一关。

    夏浩鑫缓缓睁开朦胧眸子,颤抖的手抓着夏小樱的手,奄奄一息道,“姐,对,不起。”

    五年后媒体动态,韩国太子金熙哲同太子妃夏小樱,以及爱女金鑫鑫,今日前去中国,据悉,金太子拜访岳月岳母。

    ——夏公馆

    夏母站在丰盛的桌前,开心的说道,“小樱,小鑫快坐下吃饭。”

    夏父坐于正位,浅笑道,“老婆,他不是小鑫,他是我们女婿,熙哲。”

    “真是,这种玩笑你也开,什么女婿,明明就是小鑫嘛。”夏母娇嗔道。

    五年来,金熙哲和夏小樱蜕去了当初的青涩味道,精致的脸庞多了分成熟妩媚,相视而笑,同声道,“是,妈。”

    “呵呵,快坐下吃饭。”夏母满意的笑道,看着夏小樱怀里的两周岁极为可爱的金鑫鑫,伸出双臂,从夏小樱的怀里抱过来,疼爱的逗道,“鑫鑫”叫着,扭头看向夏小樱,埋怨道,“小樱,回去说说豪,怎么把孩子的名字,起的跟他舅舅的小名一样。”

    金熙哲嘴角抽搐了下,这已经是n次,夏母认冷野豪为女婿了,暗自叫苦,轻声道,“妈,我们先吃饭吧!”

    “你们先吃饭,我呀,先逗逗我的小外孙。”夏母说着,宠爱的看着金鑫鑫,耐心的教到,“鑫鑫,外婆叫你”指着夏父说,“叫外公。”金鑫鑫呵呵一笑,嘤语道,“外公。”

    “对,真聪明”夏母笑着指向夏小樱,说道,“叫妈妈。”

    金鑫鑫挥着小胖手看着夏小樱,甜笑道,“妈——妈。”

    金熙哲倏的站起身,说道,“爸,我去给您拿我从韩国带过来的红酒。”未等转身,便难逃一“难”的听到,“鑫鑫,他是舅舅,快叫舅舅。”

    金鑫鑫伸出双手,要让金熙哲抱,咿呀叫道,“舅——舅。”

    夏小樱低下头,伸手拉拉金熙哲衣角,抬眸,看见金熙哲再次抽搐的嘴角,浅笑道,“还是别去取酒了。”

    阳光明媚,微风轻指,花园的摇椅上,坐异常俊美幸福的一家三口。

    “哲,媛媛和俊的婚礼在哪举行?”

    “听俊说,他们俩人准备环游世界旅行结婚。”

    “哦,对了,明天我们一起去信家吧,看着小妮子和信的宝宝。”

    “好,然后再去一趟豪家,看看能让豪轻易发火的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舅舅。”

    “叫爸爸。”

    “咯咯,舅爸。”

    “鑫鑫,是爸爸。”

    ——重要的人不再提起,并不是遗忘,而是放在心里的一种尘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