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快眼看书 -> 科幻小说 -> 继承妖怪古玩店后我爆红了

正文 第122章 镇山河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尤星越向景熠仔细解释了什么叫“玩梗”,景熠恍然大悟:“也就是说,所谓的玩梗,颇有几分像‘典故’,只是更平易一些,是百姓们常常引用的?”

    尤星越:“嗯……差不多吧,可以这么理解。等撤掉阵法,可以找起重机吊起来。”

    抽水当然是不可能抽水的,颖江是大江,源头更远。

    景熠踌躇片刻:“所谓起重机……又是何物?”

    尤星越道:“和战车一样是人造的机器,全身用钢铁铸成,一个人就能使用这台机器,能吊起几千斤的东西。”

    乾朝的时候,斤和现在似乎不一样?

    尤星越停顿几秒:“反正应该能吊起来。”

    考虑到那个年代金属出产量,景熠总不能有四五十吨的重量。

    其实未必用得着吊车,据说管理局建立也有百来年了,比妖怪们的总局还要早一点,说不定有点别的什么手段。

    景熠大大松了口气,有点不好意:“我还挺重的,既然一个人便能使用机器就好。若是为了我一个人……”

    景熠改口:“若是为了我一个鼎,耗费大量人力,会叫我心神不安。”

    尤星越看着流动了数千年的颖江,道:“如今天地灵气衰弱,世间上大部分妖怪都已经离开人类。而随着科技发展,人类和妖怪分别成立了管理妖神志怪的部门,我明天会向这个部门反应你的情况,争取在过年之前让你从江水里出来。”

    提到过年,景熠轻轻眨了下眼睛。

    尤星越将手腕上的食品袋放进景熠手里:“给。”

    景熠抱住纸袋子:“给我?”

    袋子里装的是点心,触手是温热的。

    尤星越他们离开小饭馆的时候碰上推车出来摆摊的车轮饼,尤星越一样口味要了两个,做成两份。

    调好的面糊在模具里成型,有红豆、香蕉、紫薯……近十种馅料。在偏北方的冬日夜晚里,散发着诱人的甜蜜气味。

    尤星越:“嗯,请你吃点甜的。等你能走了,就到我那里坐坐吧,我家店里器灵挺多的。”

    景熠抱着纸袋子,他不敢用力,生怕挤坏了这些刚出炉的热乎点心,路灯下,袋子里冒出来的生成袅袅水雾。

    因为买了两份,景熠以为尤星越是买给同伴的。

    景熠递出一张纸币:“我跟你买。”

    尤星越看着景熠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很浅地弯起唇角:“不用给我钱。这是车轮饼,我想请你尝尝我们平常会吃的所有东西。”

    景熠果然拒绝不了这个理由:“谢谢你。”

    他抱着纸袋子低头闻了下,有甜甜的味道飘上来。

    尤星越牵着时无宴的手往回走,走了几步忽然回身和景熠挥手,笑道:“我明天来找你玩。”

    景熠眼睛突然一热,学着尤星越的样子挥了挥:“我在这里等你。”

    直到看不见尤星越两人的身影,景熠才在江边找了个干净的石墩子坐下来,小心打开纸袋子,从里面拿起一个饼。

    每个小饼都用单独的纸袋子包着,拿取很方便。

    饼软软的,还很热。

    景熠咬了一口,柔软甜蜜的外皮和内陷都化在唇齿间。

    好甜。

    “我觉得这家红豆馅调得有点太甜了。”

    尤星越咬了口车轮饼,即便以尤星越的口味来说,红豆馅也太甜。

    他将一个紫薯的递给时无宴。

    时无宴轻轻摇头:“你吃。”

    他们从店里出来,星越看到小摊的时候眼睛都亮了一下。

    尤星越咽下车轮饼:“我以前上高中的时候,冬天下晚自习,一出门就能看见各种小摊。还有卖烤梨和烤红薯的,特别香,明天买了送给景熠吧。”

    时无宴道:“他都会喜欢的。”

    尤星越一笑:“我也觉得,甜的东西吃起来会很高兴。”

    从怒涛两千年的江水之中爬起来,在寒冬里吃一块甜的饼,肯定会收获很微小但是非常持久的快乐。

    “那个时候的妖怪,可以有那么嚣张吗?”

    尤星越吃完一个车轮饼,又袋子里拿出一个:“怎么清泽那么惨?”

    清泽当初可是要修炼出两只前爪的蛇妖,准确来说已经是只蛟了,如果渡劫成功就能化龙。

    时无宴拿过袋子挂在自己的手腕上,握住尤星越空出来的手。

    “化龙是极难的事。虽说神兽也可以算入妖怪的范畴,但是说到底神兽生来便有气运,化龙便是从妖到神兽。故而世上鲤鱼化龙也好,妖蛟成龙也罢,成功都是极少数。清泽只是失败的一个而已,他如今不也修炼有成吗?”

    “那个时候的妖怪划地称王,神兽们远居另一空间,并不轻易出世,妖怪们在自己的地盘做什么,即便是善心的妖怪也未必会出面阻止。因为修炼到圈地的程度,一旦受伤会被抢走地盘,还有可能沦为其他妖怪的食物。”

    尤星越从时无宴的话还能找到当年腥风血雨的踪迹。

    时无宴侧过脸看向尤星越,道:“当年我只觉得,生死轮回天理循环,所以我不理解为什么有生灵畏惧死亡。”

    时无宴微微笑道:“努力活着是很壮观的景色,倘或欣赏过那种美景,一定会心生眷恋。”

    就如此刻就眷恋你,所以理解世上所有挣扎着的求生。

    尤星越忍不住看了眼颖江。

    两千多年前,这片土地上民不聊生,有人拼死镇压了鱼精,有人一头撞进铸鼎的铁水里,在无数人的期望中投身入江。

    可以为了生,而选择死去。

    ……

    尤星越和时无宴回到店里的时候已经快要十二点,兰茵和戚知雨带着不留在租房里。

    店里只有如意缠枝和超薄。

    超薄正在高速冲浪,他前几天网购了新的外接键盘,敲起来哒哒响。

    尤星越进门看了眼超薄:“这么晚了,你不养养的电池?”

    超薄一边疯狂打字一边道:“不了!不留说帮我带回去养着,他以前也会养出器灵,比我拿灵力养快多了!”

    尤星越:“……你输出什么呢?”

    超薄幽幽道:“哦,也没什么,辟谣一下水猴子。最近不是说颖江里出了一只水猴子嘛,我帮忙辟个谣。”

    尤星越走进卧室准备洗澡,声音传出来:“那确实是有个器灵在江里。”

    超薄起舞的键盘一停:“卧槽?真的?是什么器灵啊,居然在江里。该不会是一艘船沉江之后成精了吧?”

    尤星越道:“不是,是两千多年前的一个大鼎。”

    超薄激动得要命。

    两千多年前!他们店里还没有两千年的器灵呢。

    超薄是新时代器灵,年纪很小,对年代久远的器灵都有种天然的好奇心:“老板老板,我想去看看。你……”

    尤星越已经进了浴室,没听见超薄的声音,超薄正要跟进卧室,时无宴屈指轻轻敲了下超薄的键盘。

    超薄:“大佬?”

    时无宴道:“明天带你去看。”

    说着,他走进卧室,关上了门,还反锁了。

    超薄:“……”

    兰茵知雨,你们就该带我走!

    不,我就该把电池留下来!

    ……

    尤星越次日一早,卡着管理局上班的点去堵局长。

    他没有预约,好在管理局比较特殊,还是放尤星越进去了。

    接待先给局长办公室打了个电话,经过同意后挂断电话,道:“老板,您特殊哈,最重要的是局长今天没有太多的事情,所以我打个电话问一下。但也只能开一次例,下次还是得预约。”

    尤星越表面微笑,道:“好的,谢谢姐姐,给姐姐添麻烦了,一会儿请你喝奶茶。”

    都怪时无宴,他昨晚洗过澡都十二点四十多了,睡觉的时候是两点多。

    接待三十多岁,被他一口一个姐姐叫得无奈,摇头道:“您进去上六楼,局长办公室上挂着牌子呢。”

    尤星越又到了两声谢,做电梯上去。

    局长正在头疼最近沸沸扬扬的“水猴子”事件,因为有不少目击者拍到了视频,各方人士一直在分析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尤星越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局长的咆哮声:

    “你们是吃干饭的吗?!”

    “反应为什么这么慢!不知道提前派人去蹲守吗?!”

    “叫你们多关注关注网络,为什么反应总是这么迟钝!每次都是出了大事才反应过来。”

    “废物!”

    “一个个还不到五十岁的年轻人,怎么连上网冲浪都不会?”

    尤星越迟疑着敲敲门。

    局长的咆哮声戛然而止,几秒的时间,局长的声音就平静下来:“尤老板吧?快请进!”

    办公室里的暖气很足,局长年轻时候奋战在一线,留下不少毛病,人年纪一上来就开始关节疼还怕冷。

    办公桌前还有几个中年人,局长不想在亲家,不,合作伙伴面前训斥下属,挥挥手赶人:“赶紧去查,马上要过年了,务必让广大市民过个开心年。”

    首当其冲的中年人摸了把脸,对尤星越感激地一笑,赶紧走了门。

    局长喝了一大口茶:“不好意思,让老板你见笑了。这两天水猴子那事闹得比较大,今早有人发视频说水猴子拉人下水了,合作的市局过来问我们是不是超自然现象……结果手底下这帮人因为不怎么上网,居然还不知道这件事。搞得我焦头烂额的……所以说一个部门也不能老龄化,还是得向年轻人学习……”

    局长揉揉太阳穴,止住自己的抱怨:“哦,您请坐,今天这么早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尤星越看着局长的眼袋,都有点不好意思说了:“呃……是有事,挺重要的——我昨晚见到水猴子本人了。”

    昨晚才和景熠见过,今天网上就传出水猴子拉人的视频,也不知道是造假还是出了什么意外。

    局长没控制住,呛了一口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