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快眼看书 -> 其他类型 -> 重生千禧之姐就是女王简随心齐明朗

正文 第508章 细节决定真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赝品?

    听到简随心这话,赵明玉有些惊愕抬起头。

    赵家藏宝阁里,从来没有赝品,每一件古董文玩都是经过各大名家鉴定,有鉴定书,都是真品。

    但他知道,简随心不会无的放矢,这样说一定有根据的。

    还没等赵明玉开口,一旁的古元清抬起头,瞧着简随心眉头微皱,问道:“简小姐,您了解这幅古画吗?”

    “不算特别了解。”简随心摇了摇头,道:“只是稍微有所耳闻,毕竟是唐末名画啊!”

    “既然您不是很了解,那为何会说这是一副赝品呢?”古元清凝视着简随心,问道:“这幅画上有野画人的印章,无论是画工,还是细节,亦或是书画的深意,处处显示是真迹无疑。”

    入赘赵家前,古元清对古董文玩,那是一窍不通。但现在身为赵家人,耳濡目染下,他也是学习了不少古董文玩知识。

    在赵家,古元清没有地位,只能偷偷去学,对生意他确实不咋样,但古董文玩却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这三五年来也是自学了不少东西,再加上是不是赵明玉带着他鉴赏一些古董文玩,自然有不少的经验。

    以他的眼光来瞧,这一幅山湖垂钓图,绝对是明代华林居士孙枝的真迹。

    “古先生,正是因为有野画人的印章,这幅画才是赝品。”简随心淡笑道。

    这话,赵明玉也是听不下去,说道:“简小姐,您这话说的我都有些迷糊了,为什么有野画人的印章,这山湖垂钓图就一定是赝品呢?”

    这幅古画,那是经过国家级别的鉴定,绝对是真迹。

    “赵先生,你可知唐末战乱纷飞,野画人为躲避战乱,他为人狂野,不想成为乱世枭雄们的幕僚,才隐居深山。且他作画,只是遵循自己的感觉,并没有想要传世的想法,一直来都没有盖上印章。”#@$amp

    为了解答赵明玉的疑惑,简随心解释道:“随着战乱结束,太平盛世降临,野画人的画作才流传出去,那些收藏家觉得一副传世佳品没有印章显得不好看,就私自给加上了。那时候,野画人早就仙逝,自然不知晓这些。”

    这些,那都是简随心前一世知晓的一些古董文玩资讯,经过不少历史学家的考究,那都是真的。

    “简小姐,即便这样,也只能说明是真画盖上了假章。”赵明玉皱着眉头道:“这也不能代表,这一幅山湖垂钓图是一副赝品啊!”

    赵明玉的意思很明确,你不拿出实质性的证据来,这山湖垂钓图就是一副真迹。

    专家都说了,这是一副真迹。%amp(amp

    “赵先生,真的假不来,假的真不了。如何判断这幅山湖垂钓图真假,那就要从宣纸的来历和书法字体说起了。”眼瞧着赵明玉不相信,简随心又是道:“众所周知,宣纸的起源是唐朝,而鼎盛巅峰市时期在宋代。可以说,唐朝的宣纸质量很是一般,而野画人生于唐末年间,能用的宣纸,绝对没有那么好。”

    对这些历史发展的事情,赵明玉也是知道,点了点头,但这还是不能够说明山湖垂钓图就是赝品。

    但不知为何,简随心这样一说,他也觉得这幅画还真有可能是赝品。

    “更重要的一点,唐朝文人雅士推崇书圣王羲之,所用字体多半为楷书,行书和草书,哪怕是印章,亦是如此。而野画人,作为一个狂人,对狂草有着独特的见解,为何印章却用行楷字体,而不是狂草呢?”

    简随心的问题,赵明玉等人都回答不上来。

    “那就说明,这印章压根就不是唐宋年间的产物。”瞧着一脸迷糊的四人,简随心解释道:“而行楷在明朝才开始盛行,再加上那个时代的宣纸技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从这两点来说,这幅画顶天也就是明代临摹的赝品,绝不可能是野画人的真迹。”

    瞧着说的头头是道的简随心,赵明玉几人听得那是目瞪口呆,完全说不上话。

    这些历史上的细节,大多数玩古董文玩的行家都明白,可真要和野画人这幅山湖垂钓图结合起来,却很少人会如此有经验。

    最关键的一点是,野画人的印章真是狂草吗?

    这一点没有人确定。

    可很多行家都知道,野画人刚开始是在朝廷当官,可狂放不羁的性格得罪了当代的权贵,再加上乱世纷争,才辞官隐退。

    以他的性格而言,印章用的是狂草,也说的过去。

    这就让赵明玉等人觉得,简随心所言未必不是真的。

    “你们要是还不相信,将这幅画拿去做碳十四化验。”简随心道:“只要臆测,真假立辨。”

    说再多的废话,倒不如直接去检验一下,用数据来说话。

    “多谢简小姐提醒。”这一刻,赵明玉是相信了简随心所说,拱手感激道:“这幅山湖垂钓图,在我赵家藏宝阁多年,要不是你今天所言,我还不知道竟然是一副赝品了。”

    这是一副赝品,若到时候置换出去,让别人发现,赵家名声必定遭受损害。

    “虽说这幅是赝品,可临摹水准一流,算得上佳作。”简随心淡然道:“即便是明朝临摹品,收藏价值也不菲。”

    赵明玉点了点头,看到神色有些黯然的古元清,想了想,直接将画作塞到他手里,道:“妹夫,既然这是一副赝品,我瞧你也挺喜欢这幅画,就送你吧。”

    “大哥,这画作太贵重了。”古元清惊讶地看着赵明玉,摇头道:“我不能收。”

    “元清,当年若不是老太太为了给我三妹冲喜,你也不用入赘我赵家。这些年来,你也吃了不少苦。”赵明玉叹了一口气,道:“三妹都去世很多年了,你也没必要在这里耗下去了。男人嘛,总该出去闯闯,无论成功失败,那才不枉这一生。这幅画,就当是送你的起步资金吧。”

    一副明代的临摹佳作,至少也价值上百万。

    这对赵家而言,并不算什么大事,作为家主的赵明玉完全可以做主。

    还别说,古元清对这幅山湖垂钓图,还真挺喜欢的,他向往自己能够像画作里的垂钓,自由不受拘束。

    且他在赵家这些年来,没有任何积蓄,真想要东山再起,确实也需要一笔资金。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古元清竟然低头将画作卷起来,重新放回到架子上,没有拿走的意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