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快眼看书 -> 武侠修真 -> 重生之逆战西游

正文 第1020章 牵动神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言语间,隐了身的牧长生很快就落到了太阴星上。

    一如当初所见,太阴星上依旧清冷,空气中散发着丝丝缕缕的寒气,远处虽有一些亭台楼阁,还有散发淡蓝光华,美不胜收的琼楼玉宇,但是也掩盖不了寒意。

    很冷,也很美。

    这里的场景是凡间无数文人墨顶点小说,梦寐以求想要一见的地方,却始终见不到,因为一个凡人在这里用不了一息,就会被太阴之力冻成冰棍。

    太阴星上有住着两位神仙,一个是众所周知的嫦娥,居于广寒宫,另一个则是太阴星君,居于太阴星君府。

    这太阴星君前生是封神时纣王帝辛的皇后,本来是一代贤后,可惜最后被妲己挖去双眼后害死,很惨。

    此外,两人宫中还有一些仙娥、仙子。

    这太阴星很大,除了这两个地方外,在星球的远处,还有一株高达五百丈的桂树,散发先天灵光,高大的树梢上结着冰霜,散发着更为浓郁的阴寒之力,隔着老远就可以看到。

    “先天阴之灵根——月桂!”

    抬头看着那株桂树,牧长生轻声道,这株树便是七大先天灵根中属性为阴的灵根,与扶桑木对应。

    据说远古时,太阳和太阴星本来是一样大的,只是后来受共工撞塌不周山的影响才变小的,此外这颗这株月桂灵根便是镇压此星的。

    毕竟这周天星斗之中,也有七颗代表着阴阳五行,其中阴阳二星更是周天星斗的主星,因此不容有失。

    牧长生左右一看,只见太阴星的左边百里之外是琼楼玉宇的广寒宫,右边百里是亭台楼阁,应该是太阳星君的府邸了。

    不过这两个地方他哪里都没有去,而是径直朝更远两三倍,在地面只露着半截的月桂灵根而去,那里才是他看中的修炼之地。

    咣!咣!咣!

    远远地,牧长生就看到一个皮肤古铜的赤膊大汉在抡着一口大斧头,面无表情,一斧一斧的对比他的腰粗三倍的月桂树干上砍下,仿佛不知疲倦的机器人一般。

    每一斧头落在月桂树干上,就会看出一道两三寸深的缺口出现。

    可在这个大汉抬斧抡起的时候,那缺口处太阴之力一闪,缺口消失,一切恢复如初,就像缺口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

    “吴刚!”

    牧长生的心中,下意识的冒出了这个名字。

    不管是广寒宫还是太阴星君府,两个地方都没有天兵,就更不会有男人了,而眼前这个出现在他眼前,不知疲倦般砍着桂树的男人,也只有吴刚伐桂这个神话中的主人公了。

    传说他好像是修习仙术的心不专,故而被天帝罚来这里砍树,只是月桂乃是神木灵根,砍出缺口马上长好,故而吴刚就在这里日复一日的砍树。

    连沙和尚的兵器降妖杖,也是鲁班用吴刚砍下来的月桂枝条给做成的。

    看到吴刚时牧长生心中还是有些微惊的,因为眼前的吴刚根基十分扎实牢固,道行也不弱,到了玄仙境的层次。

    不过也是,月桂可是与扶桑木对应的先天灵根,坚逾金铁,一旦祭出,威力绝不在先天法宝之下,若没有一点本事,吴刚又岂能砍下月桂的枝条?

    “没想到月亮上的这里还藏着一个高手,等等,月亮上藏着的……高手……”

    牧长生摇头轻叹,可是说完神色一变:“天帝处罚他来……”

    他明白了,从吴刚身上看到了一些重要的事,也明白了很多。

    这吴刚是天帝判来此处受罚的,天帝是谁自然不言而喻,关键是这吴刚的道行……很高!

    “玉帝,原来你将力量培养在天庭之外,高啊!”

    牧长生不住冷笑,堂堂一个天庭,如果只有以前的那一干饭桶,他又凭什么统御三界?

    以前四御都在培植力量,他就不信玉帝没有一些动作。

    眼下吴刚一个受罚之人,修为居然比大多凌霄殿中的神仙都高,还跟玉帝有关,这自然牵动了他的神经,且他坚信此事跟他猜的八九不离十。

    只是玉帝将这些力量埋藏的够深,若不是他今日跑来这里修炼,道行还超过吴刚而能看穿他修为的话,他还真没想到玉帝把手下没放在天庭。

    只是不知道像这样的手下,他还有多少。

    没有理会吴刚,隐身的牧长生化作一道微风,向上掠到了月桂的枝干之上,宽一些的枝条足有一张床宽,他找个一根出现盘坐在上面。

    对于他的形迹只要他不想,那一个吴刚还没有看穿的本事。

    坐定后,牧长生将乾坤扇祭出罩住自己周身十丈之内,以免修炼时的动静惊动下面的吴刚。

    然后他双目半闭,两手捏诀,先凝神静气,然后试探阴阳同修的办法。

    只是很可惜,这阴与阳是完全相反的极端,两者间根本水火不容。

    他试探着吸纳一点点太阴之气入体,就会被自己体内的太阳之力吞噬,要么就是驱赶,拿着刀剑驱赶的那种,一副不走就拼命的架势,宛若有不死不休之仇一般。

    这种剧烈的暴走,连他的乾坤圣心诀都差点镇压不下去。

    而太阴之气本来在他周身还会聚拢一些,但太阳真火释放热力后,他就像是一个人形太阳火炉,将那些太阴之力直接隔绝在了一尺之外。

    可是这些太阴之力也不是好惹的,尤其这里是太阴星,是它们的大本营,它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呼呼呼……

    霎时间,月桂外的太阴之力迅速集结壮大,在半空形成了一个黑色的漩涡,漆黑如墨,宛如一个黑洞,冰冷,幽暗,在天上不住旋转着,吸引更多的天地之力到来。

    下面伐桂的吴刚也察觉到了头顶的异动,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慢慢抬起头来。

    “不好,走也!”

    看到月桂灵根外那个盘踞天际的黑色漩涡,牧长生头皮发麻,二话不说,切开虚空收了乾坤扇就闪了进去。

    他再不走,这太阴之力就会对他发起攻击了,可他现在还不是大罗,天地之力有限,论力量岂能耗得过一颗太阴星?

    一旦惊动玉帝,那他想走也走不了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