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快眼看书 -> 其他类型 -> 穿越之教主难为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 唯恐天下不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当黎净净注意到黎浅浅时,她也被黎浅浅发现了,黎浅浅对黎净净的印象很不好,任谁都不会对意图谋害自己的人有好感。

    春江跟在她身边,第一时间就发现跟在黎大太太身边的黎净净,随即就向黎浅浅回报黎净净的资料。

    “她还没订亲?”

    “没有,大太太曾经想她许给娘家的侄子,不过,您也看到了,虽然长的不错,可她那阴阳怪气的样子,谁见了都不喜欢,脾气大又任性,大太太前些年积极想再生个儿子,长子又添了长孙,老太太中风,杂事太多,难免就对女儿有所疏忽,黎净净又不是个嘴甜的。”

    黎浅浅漫应一声,“黎家大房不止她一个女儿还没嫁吧?”

    “是。除她是嫡女外,剩下未嫁的都是庶女。”

    “那二房呢?”

    “二房的嫡女早都已经嫁了,终身还没着落的庶女,差不多还有五个。”

    春江扳着手指头,把大房、二房的女儿们算了算,亏得黎家家底厚啊!要不然这么多女儿要出嫁,真的会被家底耗光。

    可怜黎家两房努力这么久,也只得两个宝贝疙瘩,嫡长孙体弱多病,好不容易活到成亲生子,小儿子年纪虽小,不过小小年纪就比他大哥和侄儿还健壮。

    黎浅浅笑,“幸好我那大伯母争气,大房两个儿子都是她所出。”

    要是大房一直没有儿子,难保老太太会把脑筋动到她哥哥们身上。

    “老太太身体如何了?”

    “黎大老爷夫妻两很孝顺,把老太太照顾得很好,可惜,因为……”蒋茗婷的事,黎老太太临老吃足苦头。

    被衙差从莲城拖到水澜城来,就是好好的人都不好受,更何况老太太是病人,不过黎老太太虽为此吃了苦头,可人家还是一心为蒋茗婷着想,这让黎浅浅感到十分无语。

    “蒋老太太今天可有来?”

    “没有。”春江笑,“蒋老太太本来是想来的,不过蒋家几位爷都担心,老太太会心疼孙女得侍候世子妃,所以不敢让她来。”总归一句话,就是怕老太太脑子不清,心疼孙女而失了分寸。

    虽然世子妃也是商家女,但人家现在的身份是世子妃,一旦世子继任郡王,世子妃就成郡王妃了。

    她们这些人再怎么瞧不起她,到时都得向她俯首称臣的份。

    黎浅浅她们进来之后,就被丫鬟安排坐在角落,并未领她们去见郡王妃和世子妃,黎浅浅并不在意,她本就不想引人注目,郡王妃原是交代嬷嬷留意,等黎浅浅她们来,就领来见自己。

    世子妃却在看到章朵梨的相貌后,心中立刻警钟大响,再听丫鬟说郡王妃的交代,便从中拦阻,深恐婆婆要见黎浅浅她们,是为了给世子充盈内宠。

    分舵主夫人也带着女儿来了,她一来就被众家夫人太太围绕,她家女儿也被小伙伴拉走了,副分舵主夫人也带着女儿和媳妇同来,她虽不如分舵主夫人那么受欢迎,不过认识的夫人太太也不少。

    没多久,她们就发现,这些太太夫人的话题,全都环绕在黎浅浅身上。

    让她们不解的是,黎浅浅她们都已经在宴会里了,怎么这些人还围着自己问黎浅浅呢?而且一副她们不认识黎浅浅的态度。

    却不知黎浅浅她们之所以会受到冷待,全是因为世子妃之故。

    蓝棠对宴席上提供的茶和点心很感兴趣,之前她们随张夫人赴宴,可是尝遍各家美食,水澜郡王府的点心与之相比,真的差了不止一个等级,就不知是宴会上,招待不同顶点小说人,茶和点心也有所不同呢?还是郡王府的点心师父不称职。

    章朵梨才吃一块玫瑰红的点心,就大皱其眉,这块点心外观是很漂亮,但点心没味道,内馅只有红豆香却没加糖,就不知是故意不加,还是忘记加。

    春寿和云珠见黎浅浅她们有春江侍候,她们两就溜班去四处听八卦了。

    没一会儿,云珠先回来,指着桌上旳点心小声道,“教主,您几位可别吃了,咱们这桌的点心,听说是厨子做失败的作品。”

    “做失败的,还端来给人吃?”蓝棠怒了,章朵梨忙拦了她,“先给我药吃,我怕闹肚子。”

    蓝棠一听忙掏出腰间荷包,从里头找了药丸给章朵梨服下,又给她把了脉,确定她没事,这才放下心来。

    她们这厢安安静静没人打扰,外院的水澜郡王接到黎浅浅一行被人冷待的消息。

    水澜郡王板着张俊美的脸,问来报的管事,“黎教主可有什么表示?”

    这种半大不小的小姑娘最难搞了,脾气古怪又任性,这小姑娘又是被黎漱那厮带在身边教养大的,脾气肯定跟她师父不相上下,“郡王妃可知此事?”

    “郡王妃是早早就吩咐,让人小心侍候,可是……”管事垂眸有些迟疑。

    郡王冷哼一声,转头看长子,“看来是世子妃有不同意见了?”

    世子并未为自己的妻子说话,而是笑得没心没肺的,“儿子早就跟您说过了,她仗着自己家里有钱,压根就没把儿子放在眼里,不过儿子倒是没想到,她胆子这么大,竟然敢违逆母亲的话。”

    最可恶的是,底下的人竟然听她的,而不是听郡王妃的,要知道这个家还是郡王妃掌内宅大权,但是现在竟有人敢违逆郡王妃的交代,听命于世子妃,这表示什么?

    其中深意不必世子言明,郡王及屋里诸人全都听懂了。

    “看来,是该给魏家一点教训了。”郡王眉眼弯弯笑了起来,世子见状面上笑着,心里暗松口气,总算可以把那女人的气焰给打压下去了!

    世子妃还不知道自己惹恼了公爹,本来不愿插手管内宅事的水澜郡王,竟然出手敲打儿媳。

    得了水澜郡王授意的管事,退下后立刻行动。

    首当其冲的,就是锦绣衣坊,如狼似虎的一队衙役如入无人之境,二话不说就把掌柜和账本带走,掌柜直到被拖出店,还没反应过来,更别说交代店里的人要怎么应对了。

    账本就这种情况下,被搜刮一空。

    店里的几个管事都傻了,这是怎么回事啊?他们东家可是魏家,是世子妃的娘家人,这些人竟然就这样冲进来抓人?还有没有王法啊?

    一个机灵的小厮扯了管事的袖子,“高大娘,你看咱们是不是该通知世子妃一声啊?”

    “对啊!”高管事反应过来了,忙叫小厮去郡王府通知世子妃,其他管事也反应过来了,将店里的小厮分派出去,她们则带着其他人收拾店里。

    原本还想,锦衣坊内部整修,她们正好把锦衣坊的生意抢过来,没想到才几天就……

    “快,赶紧派人追上去,看看掌柜被他们带去那了。”反应不能说不快了,可是他们追出去的时候,早就不见那队衙役和掌柜的身影了。

    “这到底是谁在跟咱们作对啊?”

    锦绣衣坊出事后,紧跟着魏家的酒楼、茶楼也跟着出事,魏家家主知道后气得直跳脚,不过他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只能派人去水澜郡王府找女儿拿主意。

    世子妃还不知娘家出事,她身边的嬷嬷正在给她出主意,“真能给蒋姨娘一个教训?”

    “那当然啦!您想想看,这事要是成了的话!蒋姨娘还有好日子过吗?”嬷嬷顿了下又道,“这女孩子的名节可是很重要的,要是众目睽睽之下让人逮到她和世子衣衫不整共处一室……”

    “就怕那丫头不中计。”

    “只要是她们其中之一中计就成。”嬷嬷极力劝说。

    世子妃想了下便点头允了,如果婆婆真要让她们进门,那名声有没有毁坏,进门的待遇可就是大大的差别,等她们坏了名声进门之后,肯定会跟蒋姨娘斗,谁让蒋姨娘算计她们呢?

    想想看,原本是来给她撑腰的,却因她之故被算计坏了名声,最后只得委委屈屈的进门做妾,不管她们是何身份,都得在自己这个商户女面前卑躬曲膝,想起来就觉解气啊!

    “好,就照你说的去办吧!”

    嬷嬷笑着应下。

    黎浅浅她们这时正在看好戏,吴宝珠正和几个小姑娘吵成一团。

    吴参将是得水澜郡王看重,但得郡王重用的武官可不止吴参将一人而已。

    简参将、柳参将都是吴参将的同僚,同时也是竞争对手,自然,三家的儿女也是互看对方不顺眼。

    之前还好,最近不知怎么回事,三家的孩子只要碰到一块就会起冲突。

    吴宝珠在闺蜜和庶姐妹的簇拥下,跟简参将家的小姐吵了起来,真要问清楚她们在吵什么,大概连她们自己也搞不清楚,不过这不妨碍她们现在吵成一团。

    柳参将家的大小姐坐在一旁嘤嘤啜泣,似乎受了很大委屈,简参将的三小姐和吴宝珠吵得激烈,忽地转头冲柳大小姐怒斥,“你可不可以别再哭了!整天就只会哭哭哭,烦不烦啊!”

    吴宝珠立刻反唇相讥,“你以为人人都像你,整天就只会喳喳呼呼的?”

    “你们别再吵了。”柳大小姐怯怯的张口说了句话,不过被简三小姐和吴宝珠的争吵声中。

    柳家的丫鬟自是为自家大小姐不平,不过柳大小姐脾气倒是好,拉住丫鬟不许她去掺和。

    黎浅浅她们坐在边上冷眼旁观,蓝棠悄与黎浅浅咬耳朵,“这柳大小姐还真假,吴宝珠和简三小姐为什么吵起来,还不是因为她刚刚说的话,现在倒是又来装好人。”

    身为称职的旁观者,黎浅浅她们,不止见证她们三家闹腾不休,还看到了始作俑者是如何挑拨起吴宝珠和简三小姐的火气的。

    “理她呢!”黎浅浅笑着摇头,正想说什么时,恰好一个丫鬟端了茶盘过来,也不知她是怎么走的,竟然一个踉跄,手里的茶盘就这样朝黎浅浅飞过来,蓝棠和春江她们急得不行,正要伸手去拦,不想却被黎浅浅拦下。

    “别,看看她们想干么再说。”黎浅浅小声的说完,茶盘里的茶盏正好泼到她的裙上。

    “啊!有没有没烫到?”蓝棠一惊,忙扑过去检查,章朵梨则是紧盯那闯祸的丫鬟,那个丫鬟眼见得逞那一瞬间,嘴角露出得意的笑,不过立刻就换上害怕恐惧,整个人瑟瑟发抖。

    “你这人是怎么做事的?这样的素质也能来侍候顶点小说人?郡王府的素质也太差了吧?”春寿霹雳啪啦的一阵数落,声音清脆如玉珠落玉盘,快速又响亮,厅里的夫人太太们听闻,纷纷转头关心。

    “没事。”黎浅浅面容微扭,似是被烫伤了,正坚强的忍着疼痛。

    春江朝蓝棠使了个眼色,蓝棠会意直起身道,“我们大小姐被烫伤了,还请郡王妃帮忙,给我们指个房间,好让我为她疗伤。”

    “你,你懂医术?”郡王妃还没反应过来,世子妃就已先抢先开口。

    “是,还请世子妃派人带我们去更衣。”蓝棠直言需求,丝毫没有顶点小说气,这让世子妃听了气红脸,可是人家都已经开口了,她这主人能不答应吗?

    板着脸派丫鬟领路,心说正好,她正愁没机会给她们设套呢!不想她们自个儿要往里钻,就别怪她了!

    跟着丫鬟来到宴会厅附近的小院,黎浅浅和春江交换了记眼神,春江让春寿代替自己侍奉在黎浅浅身边,自己则悄悄的退开去。

    领路的丫鬟虽发现春江的离开,不过主子只交代她把这三位贵顶点小说领到小院,之后就没她的事了,春江离开并未引起她的关注,因为春江不过是个丫鬟,她的目标是黎浅浅三人。

    把黎浅浅她们引入小院的房间后,丫鬟就走了,她才走,就又来了个婆子。“老奴是奉世子妃之命,来请蓝小姐的。”

    “哦?你们家世子妃有何事找我?”

    “是这样的,我家世子妃这几天忙着宴会的事,方才忽感到有些不适,听说蓝小姐师从蓝神医,便想请蓝小姐过去给我家世子妃看看。”

    蓝棠冷笑,“你们堂堂郡王府,竟然连个大夫都没有,还得跟顶点小说人争大夫,真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婆子这时才想起来,黎浅浅似乎刚刚被热茶烫伤了,她们特地要地方疗伤,这会儿才进小院,怕是还没开始治疗,自己就跑来请人,怪不得人家要恼了。

    婆子暗恼,自己来得太早了。

    蓝棠才不管她恼不恼,世子妃不适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傻子才理她呢!

    朝云珠使了个眼色,云珠会意,上前挤兑婆子,婆子无功而返,世子妃气得直跳脚。

    “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整治她们?”

    本是想把她们分开来,可没想到黎浅浅她们三人竟是同进同出,真是太讨厌了!

    “世子妃别急,奴婢再想想。”出主意的嬷嬷也没想到计划会失败,对黎浅浅几人是恨得牙痒痒。

    春江很快就回来了,除了带回郡王府的平面图,还有刘易捎来的消息。

    “确定他们都在郡王府。”

    “是。”听到春江肯定的答复,章朵梨同情的看向刚换好裙子的黎浅浅。“这些护法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